星期四, 8月 19, 2004

林檎

  喇叭中發出椎名林檎的聲音,多麼的令人懷念;或許,在五年前的同一天,我也是這樣把電腦喇叭的聲浪不斷的調高;一邊享受著空氣粒子震動對我耳膜的刺激,一邊埋怨香港的樂壇沒出色。在那一天,我可能就是一整天的躺在家裡,聽著這些別人不以為然的音樂,然後無所事事的思考著各種事、各種人,很快很快,時間就從我耳邊、枕邊溜走...
  「I wanna be with you !」喇叭中的林樆在吶喊著,我沒什麼感覺,只是開始覺得自己現在的時間流竄得比往日快了。從前的暑假總是開心而漫長,現在的暑假卻每秒都在我耳邊跟我倒數著,好讓我知道自己的時間早就所剩無幾...「I wanna be with you !」那個「你」,對現在的我而言,是指時間吧!
  恢復自由前,訂下了各式各樣的計劃,跑步、寫作、更新網頁、製作卡片...甚至時間表也寫好了,最後,卻只是在電腦旁呆呆的聽著小提琴混著電結他和歌聲,一再讚嘆,一再惋惜...「時間表」這個詞語在我的字典中,是「廢紙」的意思,我從來也不會跟隨時間表做事,什麼都是想做才去做;最後呢?當然是什麼也做不成。或許我享受的,是自由,而不是任何規則。
  用口來代替低音結他的讓人感覺清新,不用電腦混成而用真的樂器,才能讓人感到歌曲的生命。用心去唱,用心去編,才能讓人感到歌曲的靈魂。生命也許一樣,旋律往往不是讓我最投入的東西;感覺、震撼、獨特...才是我想要的。就這樣,想做什麼就做什麼,不是更好嗎?但在我這個年齡來說,坐在電腦前,將自己半點不懂的日文歌詞塞進腦海裡這些「無聊事」,在成人世界裡,有一個詞語可以形容,叫「浪費」...
  然而,「浪費」往往是奢侈的同義詞;而「奢侈」在現在的時代,是讓人嚮往的東西。還是別管這些「表意語言」與「後設語言」之間的關係,現在的問題是自我恢復自由,已經四天了,我什麼也沒做過,我是否有反省的必要呢?
  我不知道!用手指去擠撥大琴發出的聲音與鋼琴的高吭形成了和諧的矛盾;「和諧的矛盾」這五個字,世上只有椎名林樆和龜田誠治這對組合可以發揮得這樣淋漓盡致。把電腦停下,開?了五年前還未出現的DVD播放器,放進了那只五年前我沒可能負擔的演唱會實況影碟;口中的讚嘆變成了心中的不甘,暗自發誓總有一天要站在現場看林樆的live...
  「未睇過椎名林樆既live,你未有資格死住!」不禁想起DJ茜莉妹的這一句話,或許這是真的。至少對香港人而言,這樣的live,你不去日本的話,是沒可能看到的...而對於我自己而言,「奢侈」這種事,現在不去做,我真的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了。
  喇叭完全靜下來了,只剩下零零碎碎的音樂盒混音...